Agenda
鮮不及矣的台灣 如何夾縫求生?

鮮不及矣的台灣 如何夾縫求生?

31 Jul, 2018

月初,我參加了一場企業家的例行聚會。

一如這兩年來的景氣,席間眾人的言談之中俱是一片低迷苦笑,其中一位較為活躍的經濟學家顯然十分憂慮台灣的經濟情勢,他一面強調中美貿易戰開打之後,台灣經濟將遭受池魚之殃;另一方面,他也質疑目前我們執政者的危機感受能力,他引用了一位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心理學教授肯特納(Dacher Keltner)歷時多年的權力實驗結果,表示權力並不使人腐化,而是會讓權力擁有者像遭受腦損傷一樣,改變其大腦對於風險與弱勢的感受力,變得麻木不仁或是狂妄自大,也就是失去了正常人的同理心與平等心。

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觀點,卻並不完全認同,畢竟站上權力顛峰不到兩年就出現腦損傷的機率應該不大;台灣眼下的狀況其實更接近以前聽南懷瑾大師解釋過的「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不及矣」,這是易經繫辭中解釋鼎卦九四爻裡主事者不勝其任的窘態,表示一個人德行淺薄卻身居高位、智慧低微卻圖謀大業、能力囿限卻承擔重責,都極有可能演變成導致災禍的「鮮不及矣」。

隨著近來能源危機、台海冰封、斷交困境、年金改革、農產崩盤、經濟停滯等等一連串內憂外患交相賊的亂象,無庸置疑地我們的當局者已然暴露出「德薄、知小、力小」,卻「位尊、謀大、任重」的左支右絀。

誠然,辨別我們的執政者究竟是「權力腦損」還是「德不配位」已經無濟於事,在座的企業家們包括我在內,更關切該專家對於中美貿易戰的憂心忡忡,依據一○六年的統計數字,台灣第一大出口市場為中國大陸(包含香港),占整體出口比重四十一%,第二大出口市場則為美國,占整體出口比重十一.七%,也就是說當台灣超過一半的出口額即將面臨著難以估計的系統性風險,已經鮮不及矣的台灣又該如何在兩強爭霸裡夾縫求生?

毫不意外地,該經濟專家當場也未能提出一個相對具體的應對策略,因為宏觀經濟的運作還是必須依靠國家整體的調節平衡。

然而,當我環顧會場一圈,發現大家雖然失望卻不絕望,應該說在台灣企業家的字典裡沒有絕望兩個字,除了發展十大建設與新竹科學園區等的時代奇蹟,台灣的經濟動力一向來自民間,我們之中有超過一半的人都有過在七○年代石油危機與退出聯合國的陰影下拎包走天涯的經驗,雖然時空不同,但我們相信企業家精神亙古不破,就像雙城記所說的,我們相信這是一個最黑暗的時代,也可能是最光明的時代;我們眼前一無所有,也可能無所不有。

唯一值得憂慮的是,我們這一代的企業家已經漸漸邁入廉頗老矣的年紀,是而深切期盼咱們台灣的年輕世代能夠接下企業家精神的重擔,不為微小確幸的安逸、不為個人閱歷的壯遊,而是策馬江山、志在天下地踏出原有的舒適圈與同溫層,了解世界的脈動,開拓自己的視野,努力成為所選的產業裡「德厚、知多、力大」的一名人物,如此一來,相信就算台灣一直「鮮不及矣」下去,我們也終將絕處逢生。

台灣走出去,也需要一個好「禮」由

華人品牌第一位!法藍瓷獲美國禮品界最高殊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