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da
總裁專欄|願我們,都不再做不良老人

創辦人專欄|願我們,都不再做不良老人

25 Jan, 2016

願我們,都不再做不良老人

二○一五年的最後一天,我們決定在F&F(Franz & Friends)音樂餐廳舉辦一場告別Party。

「雷」是我在艾迪亞時期的音樂朋友,過去幾十年來,在某家跨國企業裡做得風生水起,但始終沒有忘情於音樂,當晚,幾首老歌唱過,就著一片繞樑微醺,他興高采烈地宣布今天辭職生效,從明天起他打算在F&F重拾吉他,用音樂開啟事業的第二春。 我很抱歉地提醒了一下老友,那天不只是告別二○一五,也是告別F&F,縱使萬般不捨,但分身乏術的我,只能將這麼偌大一幫朋友的音樂夢想束之高閣,留待他日偶爾重聚回味。 驚訝裡難掩懷舊之情的他一面笑言要收回退休申請,一面感嘆著當年我們這些披頭散髮玩音樂、不時被拖進警察局內剪頭髮的不良少年,轉眼間竟然都成了一批可能無處可去的不良老人了。 突如其來的今昔相比,特別是「不良老人」一詞,直擊我的思考神經,席間反覆琢磨,我發現,大家真的都是不良老人。

君不見,無論新朋或是舊友,過去這十多年來,每一次同輩相聚,總是免不了一陣對於台灣現狀的牢騷與感慨,遙想我們的弱冠少壯,台灣可謂扶搖直上,而今我們的天命耳順,卻轉為每況愈下,當我們看著新興世代蹉跎於流沙一樣的小確幸或是囿限於彈丸一樣的小格局,怎一番恨鐵不成鋼的急切了得! 而就在二○一五年的最後一天,我幡然醒悟台灣的江河日下,不只是廿多年來執政者的集體失職,也是我們這一代人的集體失責,當初我們面對著偏頗教改、族群對立、暴力問政、黑金政治、貪汙腐敗、閉關自守等等問題浮現之時,或許有所恚怒,但卻沒有用盡全力去與之抗衡,我們是姑息的劍,任憑長期的錯亂執政荼毒了這條原本可以騰飛的台灣小龍。

環視一圈在場的不良老人們,其中超過一半是台灣各行各業的領袖人物,廿年前的我們究竟都在忙些什麼?答案很簡單,忙著賺天下財,至少我是如此,以為政治再醜惡,帝力於我又何有哉?我們忘了政治是眾人之事,更忘了我們得以賺天下財,是因為我們成長於一個至少部分政府官員與教育系統還尊重詩書禮樂、認同四維八德的社會環境之中。 我們忘了,是因為我們以為不重要,導致連累下一代今天必須面對只問顏色的民主、不問蒼生的官員、沒有底線的自由、荒腔走板的教改、除利興弊的政策,更可怕的是,一種不辨是非的社會氛圍麻痺了許多人的判斷力,幾乎窮途日暮了,還猶氣定神閒地任由以上種種腐蝕著台灣整體的競爭力與價值觀。

當天在座嘉賓們雖俱是老驥伏櫪,不少人依舊志在千里,不願再做一個袖手旁觀的不良老人,但為了台灣的下一代,無論如何我們都需要與新世代挺身而出,用文化建設與道德教育的回歸,將台灣重新導入正軌,否則再下一代,新世代又成了新一批不良老人,台灣的未來恐怕再也談不了什麼自由與民主。 更重要的是,此番大選後甫掌袍笏的列位諸公們,雖然其中不少也是造成台灣亂象的不良老人,但如果他們願意揚棄過往荼毒模式的執政風格,從此一心為國、而不再是一心為黨或一心為己,洗心深究為什麼詩書禮樂、四維八德的文化建設對於台灣興衰影響如此之鉅,或者台灣還有機會走出目前衰敗的危機,讓我們的子孫後代,得以生活在一個民主不問顏色、官員只問蒼生、自由有為有守、教育回歸正道、政策除弊興利的昌盛國家。 這是我的新年新希望,但願我們,都不再做不良老人。

創辦人專欄|發展文創+ 讓台灣重返國際

創辦人專欄|氣與眼,台灣前瞻的活棋之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