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da
總裁專欄|學習失落日本的不失落

創辦人專欄|學習失落日本的不失落

23 Feb, 2016

學習失落日本的不失落

「失落十年」一詞是我最近常在兩岸產業交流場合上聽到的忡忡之音,對於台灣企業而言,「失落」可謂將近廿年來盤根錯節的政經積累,早已不是新鮮名詞,但一場大選與產業出走,又興起台灣人對於前景失落的惶恐;無獨有偶地,之於還富不過一、兩代的對岸企業而言,過度舉債、房市泡沫、人口老化、成長趨緩等等深層問題的浮現,讓他們提前憂慮起是否會步入日本九十年代的後塵,誤陷一段成長低迷的「失落十年」。

恰巧年前,我隨三三青年會拜訪日本幾個重要的產業機構,數天旅程中,我恍然發現為什麼創造了「失落十年」這一個現象名詞的日本,其實一直沒有世人想像中的失落;反之,無論台灣還是大陸,對於失落的恐懼,卻一直根植在我們對於未來的想像裡如影隨形。 我們首個行程是到早稻田大學人形機器人研究中心觀摩研究成果,我大開眼界之餘,也驚訝他們網羅了來自世界各地,包括來自中國大陸的研究員。當然這個階段的學術研究並不涉及國防層面,但由他們不懼大陸仇日的國家基調,也將其納入尖端科技研究的夥伴行列,不難窺見日本在這個領域展現的世界地位與霸圖雄心。

其後,我們又拜訪了日本七大商社之一的三菱商事,在他們遍及海陸空、囊括食衣住行的業務介紹過程中,我們清楚認知到其每一個部門的發展聚焦都由一幅世界地圖出發,無論是金屬能源還是食品物流,集團上下所有的藍圖擘畫都是始於該部門核心競爭力,終於全球市場的進駐布局,無處不顯示著一個發展成熟的國際性集團(Conglomerate)在全球化時代所應當展現的宏觀視野與卓越實力。

我想早稻田與三菱商事正代表著近代日本產業的成功縮影,一方面是科學家的精神,在研究開發的初期階段,以大和民族特有的嚴謹執著,兼之開放融合的國際化態度持續鑽研精進;另一方面是企業家的經營,用產業化與品牌化來武裝多元產品與細化服務的核心競爭力,並以全球格局為基準,長謀遠略地深入不同等級的關鍵市場。 所以,縱使尚未脫離失落潛伏的低成長時代,可是無論在蔦屋書店的優雅靜謐,或是在銀宿街道的繁華熱鬧裡,其實都感受不到顯而易見的失落,而我卻不敢想像,如果同樣台灣經歷了日本九十年代的房股齊崩,我們能否保留他們如今十之一二的從容平和? 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因為除了IT代工與半導體的局部優勢,台灣在各個領域,沒有形成任何一個具備全球影響力的核心產業或知名品牌,如果我們真的想走出失落,單有恐懼是遠遠不夠的,何妨學習我們的強鄰,以科學家的精神與企業家的經營,來規畫打造台灣的核心產業與國際品牌;更重要的是,用一個胸有城府卻務實變通的心態來擁抱全球市場,不做將熱錢往外推的香港,而做想盡辦法賺盡天下財的日本。

創辦人專欄|氣與眼,台灣前瞻的活棋之路

創辦人專欄|《灣聲》不土.且待知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