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da
總裁專欄|不知禮,台灣的未來無以立也

創辦人專欄|不知禮,台灣的未來無以立也

18 May, 2016

不知禮,台灣的未來無以立也

人們總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我卻一直納罕為何這麼美的風景一坐到學校裡,就變得山不是山、水不是水了?

近幾年,諸多大專院校的邀約我基本很少應允,一是太忙,二是不太能接受現在大學生的聽講態度。然而人在江湖總是有推託不得的場合,前幾日,我在兩個行程之間奔赴一所還算老字號的大學演講,當時在我之前的另一位講者尚未結束,但見一半以上聽眾都在低頭玩手機,第一排竟有幾位學生旁若無人聊天。直到我上台,他們依然沒有停歇的態勢,所以我忍不住出言調侃了幾句,的確成功喚起了台下眾人的注意,卻也換來幾個大白眼。 待到台下,一位該校教授苦笑著對我說時間久了就會習慣,我何嘗不明白,多年無良教改與少子化現象的結構性沉痾,已經將台灣大部分的教育機構退化成一個「學子不遜、師者不為」的買賣場所,只因為前者追求一紙文憑、而後者需要一份工作。

猶記某次有位初生之犢向我直指,學校安排的專題講座常常和他們的科系無相關,講題內容又不有趣,為什麼一定要安排講這些沒用又無聊的東西云云;我不知如此的理直氣壯代表多少比例的大學生,但我實在不能苟同,難道大學不是為社會培養知識分子的殿堂?難道「攻讀聖賢書、勤聞天下事」不是一個知識分子最基本的人生態度?如果台灣的大學生只關心和考試分數相關的「有用」,或是演講者是否懂得博君一笑的「有趣」,那他們如何在無涯學海慢慢沉澱出一個知識分子應有的胸襟、視野、理想與深度? 不過真正讓我對大學演講心生卻步的,不是時下高等教育所折射出「實用」與「趣味」至上的功利與淺薄,更是這些因為對演講內容不得要領,就覺得有權利對台上講者輕慢無禮的準知識分子們,他們所反映出在高等教育之前,台灣基礎教育裡欠缺「禮教」的嚴重事實。

相信看過金牌特務(Kingsman)這部電影的人都應該記得那位紳士大叔在準備關門爆打地痞之際說的那句經典台詞:「Manners Maketh Man.」,這句話出自牛津大學最古老學院New College的校訓,其旨在提醒學生們:「衡量一個人的高度,不是靠出身或財富,而是在於他/她如何待人接物。」(It is not by birth, money, or property that an individual is defined, but by how he or she behaves towards other people.),十分巧合地,兩千多年前我們的至聖先師也說過一模一樣的話:「不知禮,無以立也」。

我相信自由學風與獨立精神,也贊成教育體系應該包容特立獨行或狂狷不群的相異個體;然而,廿多年來廣設大學、重理輕文與去中國化的教育導向,沒有讓台灣的國際形象或學術地位煥然一新,反而摧殘了原本克己復禮的文化底蘊。試問,一個連尊師重道都不屑一顧的無教孺子,未來究竟有多大的機會長成一名「有用」又「有趣」的社會棟梁? 誠然,這不只是教改的遺惡,也是家長、老師甚至是學生長久共同漠視「禮教」的苦果,君不見,近年台灣的社會風氣與總體競爭力逐漸隨著教育系統的不知禮而一路江河日下,不難想像再過十年,假使台灣最美的風景裡都不見知識分子的蹤影,那台灣的未來又將何以立也?

加強台德交流!法藍瓷總裁陳立恆接中德文經協會理事長

創辦人專欄|去除產業病灶 讓台灣走出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