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da
總裁專欄|一個裴瑞斯告訴我的秘密

創辦人專欄|一個裴瑞斯告訴我的秘密

16 Oct, 2016

一個裴瑞斯告訴我的秘密

「在以色列這片缺乏自然資源的土地上,我們學會了珍而重之我們最重要的國家優勢:我們的心智,藉由創意和創新,我們得以改造荒蕪沙漠成為似錦原野,更在科學與技術的前沿開拓不懈。」

這是剛過世的以色列前總統與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裴瑞斯於二○一二年的一段談話;這段話自此時常被徵引流傳。因為他是以色列開國元勳之一,沒有任何人比這位曾經親身參與終結猶太人兩千年的流離狀態、又將以色列建設成一個國際中堅角色的裴瑞斯更有資格闡述其國家的成功關鍵。

而我對裴瑞斯的印象並不限於此,二○一三年我收到一封他的親筆感謝函,當時丈二金剛的我費了點功夫才發現,原來某位Pitango Venture Capital的合夥人,送了一個法藍瓷的限量作品,作為他九十歲生日壽禮,此舉最令我觸動處在於,彼時從眾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賀禮以及日理萬機的政務之中,他竟然特地找到我的辦公室來函致意,足證他一如傳聞所言,對於人文藝術懷有一種尋常政治人物所欠缺的尊重喜愛。

原來,裴瑞斯除了是一名政治家,他還有一個身份是「詩人」,這也正是我一直對猶太文化心存景仰之所在。回想起愛因斯坦與小提琴、物理頑童費曼和繪畫、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葛林斯潘與單簧管、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與集郵等等。如果仔細歷數在近代歷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猶太裔科學家、政治家或經濟學家的背景,我們不難發現他們除了在本身領域中優秀到可以影響世界情勢或是人類未來之餘,多半都還擁有一個與文學、藝術或是歷史相關的人文愛好,而且他們的人文愛好,絕非台灣流行的父母將孩子送進才藝班,一旦孩子進了心儀學校後,才藝就任其荒廢的表面式培養;相反地,猶太菁英們的人文愛好,顯然發自內心、並且伴隨一生,就像愛因斯坦所說的:「我活在音樂的白日夢裡;我以音樂看待我的生命」 。

這封信無意間洩漏了一個以色列的秘密,原來擁有一群具備人文情懷且視藝術為生活必需的菁英與領導階層,能夠為一個國家民族的發展,帶來多麼巨大且正面的影響力。君不見台灣和以色列的狀況驚似,同樣都是歷史悠久、處境複雜、資源匱乏的小國寡民,但我們的總統連出訪邦交國都要左閃右避的借道各處,而他們一個前總統葬禮竟可以召集到世界上舉足輕重的領袖人物齊聚一堂,莫不正是人文藝術的想像力、感染性與敏銳度,讓各行各業的人才都能在他們的專業領域裡揮灑出如蒙天啟的創意思考與創新方案,做到真正的人定勝天,改造了荒蕪沙漠成為似錦原野。

試想,連重視金錢與務實至上的猶太人都如此在乎人文藝術,相信這個裴瑞斯不小心告訴我的秘密,也可做為努力追求經濟復甦與國際地位的台灣,眼下亟需的一塊攻玉之石。

創辦人專欄|台灣教育,也需要一個量子視野

創辦人專欄|峰會搭台,何懼兩岸合作?

Top